前锋信息港欢迎您!
今天是  
详情
当前位置:前锋信息港 > 首页 > 文艺荟萃
童年火锅的记忆
发布时间:2022/03/15 文章来源: 文章作者:邓佳音  阅读次数:260次

总有一种味道穿越时光的界限,唇齿留香,童年里有关火锅的记忆,在心灵深处,轻轻颤动。

小时候,我家住在农村,东北的农村三间瓦房,厨房在中间,客厅和卧室在两边。寒风瑟瑟的冬天,取暖只能靠烧木头绊子,家家都会砌红砖炉子,上面有一圈一圈的炉盖炉子在厨房,连着的就是厨房和客厅之间的红砖火墙,只需几块木头绊子一烧屋里就热了。做饭都是用土灶、烧大锅,想家庭聚餐,往往是炒好一桌子菜时,先炒的那几盘已经凉差不多了。于是,全家最喜欢的就是围着炉子吃火锅。

童年的记忆里,家里物质生活匮乏,到了寒冷的冬天,家里主要的蔬菜就是存储的大白菜,土豆,大萝卜和的酸菜,肉类便是自家养的鸡、鸭、猪、牛、羊等,于是,火锅是那时我和妹妹们最盼望的美味佳肴。

吃火锅的日子往往是一个大雪封门的天气,父母邀上三五好友来家小聚。一大早,父亲便备足木头绊子,把屋子烧暖和,去仓房拿出冻肉、冻豆腐等缓上,母亲则把焖罐往炉盖上一坐,用排骨、小笨鸡、五花肉煮上一锅浓浓的汤,然后五花肉小笨鸡捞出,将五花肉切片,小笨鸡的鸡肉撕成块状备用。然后把桌子放在火墙边上,再开始备菜,切酸菜、切土豆、泡发海带丝、榛蘑、粉条等,等冻肉缓的差不多时再切几盘子猪肉片、羊肉片,基本也就差不多了。

一切准备就绪后,各种涮菜放到桌上,炉子上的浓汤再下入大集上买的五块钱一盒的火锅料,里面有虾米、紫菜、指甲大的小螃蟹等,等到开锅了,也就到晌午了,一家人便围着火炉开始涮。

蘸料就是最简单的芝麻酱、韭菜花和腐乳,有时父亲还会捣些蒜泥备着,以防吃腻。自己家养的羊肉质鲜美,吃的由内而外冒出汗来,不仅仅是舌尖的享受,更有一种全身经脉打通的舒爽母亲切的肉片厚,基本上几片肉下肚我就饱了,因为围着火炉,锅里咕嘟嘟的冒着热气,一会就烤红了脸庞,顺脸淌汗了。我和妹妹往往吃一会跑边上凉快一会,父亲和大爷、叔叔们常常是穿个背心或者索性光着膀子吃。我最喜欢吃火锅里的酸菜,母亲腌的酸菜切成均匀的细丝,放到锅里涮两分钟就捞出来吃,酸而不腻,香脆可口,吃的差不多了再喝上一碗汤,简直是人间美味。

记得当时一吃火锅,就会提前告诉外公,他便会走十几里的山路赶来,外公是跑山的好手,走路的速度极快。他夏季采蘑菇,冬季下套捕捉野物。他来我家常常会带些野味,小飞龙、狍子肉、野鸡等,也可以放到火锅里面煮,别有一番风味。外公饭量大,常常是一杯烧酒就着火锅就能吃一下午,自己能吃几盘子肉,大人们总是边吃边聊,外公讲一些打猎见闻,或者一些早年的逸闻轶事,大爷、叔叔们也常常是吃到兴起是天南海北的聊着,我吃饱了就把凳子靠这火墙坐着,好奇的听大人们聊天,就觉得吃得饱饱的、胃里暖暖的、心里热乎乎的,特别幸福。

长大后,我依然喜欢吃火锅,各种火锅尝试个遍,但依旧对童年的火锅念念不忘会在寒冷,飘雪的冬季,亲自动手一锅热腾腾香喷喷的火锅,用特殊的火锅底料、涮各种各样高端的食材,却都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其实现在想起来,那种吃法实在称不上是火锅,充其量不过是东北乱炖罢了,但却是我记忆里火锅的模样。

物质太过丰富,珍惜的程度就降低了,往往最简单、最质朴才最难得,童年火锅的记忆,童年的旧时光,至今怀念不已


版权所有:北大荒集团前锋农场有限公司(黑龙江前锋农场) 技术支持:龙采科技 备案号:黑ICP备12004087号-1
前锋农场微信二维码
前锋农场抖音二维码